物理治疗师陈羽晶长坐族最易患颈腰椎疾病

发布于:2020-07-23 分类:生活推荐   

物理治疗师陈羽晶长坐族最易患颈腰椎疾病物理治疗师陈羽晶长坐族最易患颈腰椎疾病物理治疗师陈羽晶长坐族最易患颈腰椎疾病物理治疗师陈羽晶长坐族最易患颈腰椎疾病物理治疗师陈羽晶长坐族最易患颈腰椎疾病物理治疗师陈羽晶长坐族最易患颈腰椎疾病物理治疗师陈羽晶长坐族最易患颈腰椎疾病物理治疗师陈羽晶长坐族最易患颈腰椎疾病物理治疗师陈羽晶长坐族最易患颈腰椎疾病物理治疗师陈羽晶长坐族最易患颈腰椎疾病物理治疗师陈羽晶长坐族最易患颈腰椎疾病物理治疗师陈羽晶长坐族最易患颈腰椎疾病

国人面对颈椎和腰椎疾病非常普遍,这包括软组织受伤、椎间盘滑脱症、脊椎退化性关节炎、脊椎半脱位等。物理治疗师陈羽晶约略统计,前往求医的病人当中,这类病例佔约三四成。

长时间面对电脑工作

陈羽晶不讳言,现代人面临颈椎和腰椎退化居多,这是因为长时间维持一个固定且错误的姿势使用电脑、手机所致。

她以一名申诉右肩疼痛的男性病人为例,医生初时诊治是手部无法完全抬起的五十肩,但陈羽晶接手测试,发现对方不只有五十肩,而且颈椎也压迫到神经线已有一段时日,令手部位疼痛,不能自由活动,形成关节僵硬。

她说,单是从五十肩的方向提供病患治疗,效果不大,需要从延伸开来的颈项下手,才能根治;其疗程首先是减低颈椎发炎性关节的痛楚,再逐渐转到手部位,最后可以像正常人般,把手抬到180度了。

“物理治疗师不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也要找出病源对症下药。”

这名病人从事的是长时间面对电脑的工作,犯上的也是现代人通病,即是长时间维持错误的姿势而不自知,而且是碰上问题一年,直到情况日益严重才求医。

“其疗程初期是一星期三次,逐步变成两次,目前是两三个星期一次,他现在已恢复正常的生活、活动,虽然持续使用电脑,但已懂得如何保健自己,不会长时间固定在一个姿势。”

有可预防后遗症方法 

一名患者在上班时,属于长期性连续8小时使用电脑的“长坐族”,也有学生长时间维持一个姿势唸书温习,陈羽晶不讳言,这是一个恶习,她建议在桌面上置放一瓶水饮用,每隔45分钟到一小时上厕所,或是暂停手头工作伸展和舒缓一下身体,这是预防后遗症的做法。

活动身子时,她建议耸肩3到5次,每次15秒,然后头部向前后左右侧弯,各15秒等;每个小时运动身体的肌肉,好比少吃多餐般,它带来的效果远比每天一次性长时间运动更理想。

软骨分为透明软骨和纤维软骨,而椎间盘软骨属于纤维软骨,中央是润滑液。

陈羽晶进一步说明,当当遇上车祸受伤、跌伤或是提起重物,一旦疲乏的背部肌力不胜负荷,便提高了椎间盘滑脱的风险,甚至使软骨出现裂痕,内部的润滑液流出,这类病患被诊断为椎间盘滑脱症(Herniated Intervertebral Disc)。

软骨缺乏润滑液支撑,弹性相对减弱,防震功能大不如前,加上日益变扁的软骨之间产生摩擦而越来越稀薄,甚至坍塌,压迫到神经。

治疗过程三步曲

这类病人再次拿起重物、运动跑步与经过剧烈震蕩,受到的伤害更大,其徵兆是从背部延伸至下肢麻痺、无力感与疼痛。

椎间盘滑脱症可以通过测试检查出来,其治疗过程共有三步曲:

第一步:通过仪器辅助降低神经线的敏感度,消炎止痛,这是比按摩更深入减轻疼痛的方法,深度可以直达关节;牵引(Lumber Traction)则是利用适量的牵引力增大脊椎间隙,减缓椎间盘的压迫,从而解除对神经线的挤压。

第二步:徒手治疗,透过用手按摩放鬆紧绷的肌肉与增加关节活动度。

第三步:运动治疗,替病人设定所需运动,惟每个病人都不一样,它可以达到预防效果,伸展肌肉增强肌力。此外,病人也需要暂时限定活动範畴,不能过度弯腰、久坐。

她重申,虽然是同样的病例,但不代表适用于同一套的治疗,不同的时间点是需要配上不同的运动,才能事半功倍,惟都离不开治疗的三步曲。

她提醒椎间盘滑脱的腰脊退化病患,别提太重的物品,在提物时尽力弯脚,而非弯腰,以减少高强度的剧烈动作。

无论如何,椎间盘滑脱症及退化性关节炎两类病人,其骨骼肌肉受伤的软体组织,皆适宜接受物理治疗改善与防範。

“上了年纪的乐龄人士,大多数遇上恼人的退化性关节炎问题,若保养得当,保持各项正确的姿势,配上适当与适量的运动,则有助预防及延缓退化,另一个最显着的是承载整个人体重且每天重複使用的部位便是膝盖。

嚮往在医院工作

陈羽晶解释,物理治疗的定义是採用非侵入性和药物性介入的一种自然疗法,主要分成4大科:小儿科、心肺科、骨科和神经科;其科系需要学习与掌握每一科,待日后成为执业的物理治疗师,可以挑选朝其中一个专业领域发展。

她本身目前专注于骨科,协助减轻骨疾患者的疼痛,比如关节肌肉扭伤、全身性关节退化、意外受伤、脊椎侧弯等等牵扯肌肉生长的病例,範围广泛。

陈羽晶坦言,当年站在升学的十字路口中,完全不晓得物理治疗到底是甚幺科系与作用;她嚮往日后在医院工作,就读侨大期间,她从图书馆找到医院各项职业的书籍详读。

她从书中发现,所谓的物理治疗,即是一种非药物性减轻病人疼痛的治疗方式。

“我本身不喜欢服药,若投身需要配药给病患的药剂师和医生,我并不习惯,对于我而言,物理治疗师正中下怀,至少不必像医生般需要24小时候命;我摸索到自己感兴趣的科系,于是将物理治疗系列为第一志愿,最终获得台大录取。”

课程编得很紧凑

台大的物理治疗系为4年课程,大二开始进入提供治疗方式的见习生阶段,一边上课一边在病房接触病患,大三一半时间是跟随教授实习;到了第四年,亦是最后一年的临床阶段,晋身物理治疗所助理,单独面对病人。

陈羽晶提到,第一年的课程是在台大的校总区,即是在校园内完成;从大二起,很多时候需要移步到医学院,即是附属在台大的医院上课,从老师安排的病人身上进行见习,第三年是在老师指导下,有机会投入实习。

“台大的物理治疗系课程总共4年,课程编得非常紧凑,有的国家则是5年;据我所知,目前台湾有意推行延续到6年制的物理治疗博士课程。”

陈羽晶于2000年毕业时,马来西亚只是提供物理治疗的文凭课程,过后才提升到学位水平。

第一年下学期的解剖学课程,陈羽晶便通过大体老师,学习、摸索与了解人体的骨骼、肌肉、神经部位与它的功能。

“我们面对的是脸部覆盖布的大体老师,这是对大体老师的尊重;个人觉得,捐出大体供大家学习、研究,已是一件令大家肃然起敬的事情;儘管面前是一具尸体,但同学认真学习态度至上,所以不会有所惧怕。”

“解剖学科目,并非像医学系学生般深入,亦不必动手解剖。”

分析两国情况

面对骨折,或是刚开刀为骨折部位锁上螺丝接驳的病人,物理治疗系实习生的通病是无法掌握力度而不敢使力;遇上完成心脏手术的病人,考验在于如何安排适当和适量的运动,因为过量恐怕会引发病人昏倒,长期运动不足同样面临问题。

陈羽晶坦言,物理治疗师都要熬过这段压力非同小可的阶段。

她综合了大马与台湾两地的情况分析,大马大多数民众仍不晓得物理治疗的功能,直到碰到病痛缠身,试过多种方法仍无法根治才寻求物理治疗,有的时候是耽误了病情,需要更长的疗程摆脱痛楚和康复。

台湾在物理治疗方面的发展日趋成熟,而且需要考取执照执业,惟病人需要通过医生推荐才能够进行物理治疗。

陈羽晶大学甫毕业,便回到马来西亚,在雪州医药专科中心执业。


正文到此结束.